Archive for the ‘推理’ Category

[書蠹]嫌疑犯X的獻身-25日博客來66折!

十二月 24, 2008

嫌疑犯X的獻身,是作家東野圭吾的作品,也是著名電視影集「偵探伽利略」的系列作,並於今年12月預計在台推出電影版的原著小說。由於最近博客來上獨步出版的小說湊三本就有75折,所以我就買了這本。也是因為最近電視上一直主打的廣告太吸引人(物理天才對抗數學天才!),沒想到明天(12月25日)博客來居然打66折!實在太划算,如果對這本書也有興趣的朋友千萬不能錯過!

嫌疑犯X的獻身

(more…)

廣告

[出版消息]日本推理四大奇書到位

三月 28, 2008

許久沒有去逛誠品,前天去就看到《匣中的失樂》被擺在架上,上面的洋娃娃彷彿在對我捉狹的微笑。雖然我最終還是忍下了拿去櫃上付錢的衝動(因為沒有折扣),但畢竟也是時間問題而已。

《腦隨地獄》、《黑死館殺人事件》、《獻給虛無的供物》加上最新出版的《匣中的失樂》,日本推理四大奇書中譯本到此已經完全出齊。

[專門謀殺]守護者注視下

二月 14, 2008

98,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守護者注視下/Marc Behm(1980)

《守護者注視下》是一本另類的推理小說,嚴格說起來應該是犯罪小說,很難把它當成推理小說來看。幸虧詹宏志的獨斷獨行獨瞻性的眼光,否則我們今天也很難看到這本推理小說的異類作品。主人公是一家私人偵探社的員工,十幾年前妻子帶著女兒離開他,他只能靠著自己的想像去維繫這段父女關係。多年以後,他意外地在自己負責的一個調查案件中,在嫌疑人身上發現自己女兒的影子。於是他把工作當成了自己的使命,暗中保護著這個年齡與自己女兒相訪的女子。

(more…)

史上最長的推理小說【恐怖人狼城】即將出版

三月 15, 2006

由二階堂黎人撰寫,號稱世界最長的推理小說【恐怖人狼城】即將由小知堂出版。一部四冊,三月出版的是第一冊德國篇。


小醜的封面

【毒舌鉤】-To be or not to be,That's the question?

二月 24, 2006

0010130834
簡介:

一名被親人憎惡的老婦被人發現死在自宅,主要死因是服藥過量,但是她的頭上卻被套上了毒蛇鉤,一種中古世紀用來處罰饒舌女人的刑具。死亡現場表現出的氛圍是莎翁名劇中的死亡場景,像奧菲莉雅之死又像李爾王的臨終一幕。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兇手會是誰,是不受她喜歡的親人,還是接受她所有遺產贈與的醫生,線索很多,但都隱晦不明,警方能順利破案嗎?

渥特絲得獎系列的第三本,這本書讓她獲得了1994年英國推理作家協會金匕首獎。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介紹到米涅渥特絲的時候,幾乎都是著墨在她以前三部小說就拿下了大西洋東西岸三大推理小說獎呢?那後來的作品呢?找了一下作者的官網,終於找到完整的資料:

2003 – FOX EVIL – 英國作家協會Gold Dagger Award得主
2001 – ACID ROW – 英國作家協會Gold Dagger Award提名,另外有一個法國的獎項看不是很懂
2000 – THE SHAPE OF SNAKES – 丹麥Pelle Rosencrantz獎得主(不太清楚是什麼獎)
1995 – THE DARK ROOM – 英國作家協會Gold Dagger Award提名
1994 – THE SCOLD'S BRIDLE – 英國作家協會Gold Dagger Award得主
1993 – THE SCULPTRESS – 美國Edgar Allen Poe Award得主;同時也是美國Macavity Award得主(註一)
1992 – THE ICE HOUSE – 英國作家協會John Creasey Award得主

也就是說,渥特絲總共12部推理小說中(台灣目前出版十本),有七本曾經獲得或者提名了大獎,其中一半集中在前面幾年。當然這並不能抹煞渥特絲的成功,只是看了會稍有一些小時了了的感覺。

言歸正傳,這部小說中,渥特絲又回到了她多重視角的寫法,講述一個連警方都不會去懷疑的自殺案件其實是件謀殺案。故事中人人有嫌疑,事事有蹊蹺。

已經習慣渥特絲的寫法,在沒什麼縝密推理的偵探過程中(這次主角是一個想要升官卻充滿正義感的警察,跟一個搞不清楚自己愛不愛丈夫卻跟每個人都能成為朋友的女醫師),細膩地描述了每個人的心理問題,然後再抽絲剝繭地找出他們的救贖之道,然後當你認為每個人都是好人的時候,再丟給你最後的兇手。小說中的推理成份至此,已經變成一種探討社會層面的問題,而不是古典時代所設計的精巧詭計了。

也許已經說了兩篇有關於渥特絲在寫作中的缺點(對古典推理而言),應該要說點新鮮的,否則好像在騙字數的感覺。可能是我看書的時候已經是在大家都該上床睡覺的時候,看這本書的時候有點不耐煩-不是說我不喜歡看到壞人小時候都是有不堪回首的過去,不是說我不喜歡看到有個光明心胸的男女主角,當然,更不是說我不認為人性本來都是善良的。而是每個人每個角色都是這樣的典型,那就讓人有點煩了。我喜歡史卡德,因為他是血淋淋的,跟我們一樣會哭會笑的,而且看他的書的時候,我只要關心他就好了。如果我看書還要關心每個可能/不可能是兇手的人,就太累了。

但這部小說也同樣說明了作者在作品中不斷地挑戰前作的風格。在這本書中,出現了大量的隱喻,從一開始死者的死法模仿莎士比亞作品的人物開始,到書中的畫家角色喜歡用色彩表達人物的個性,以及大量引經據典的對話,都與前兩部作品有所區隔。以此來說,渥特絲其實也是一個相當重視細節的作家,能讓讀者每次都有不同的閱讀體驗,這倒是相當值得讚賞的地方。

渥特絲在每部小說中都探討了一個主題:冰屋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女雕刻家是外表上的歧視,而毒舌鉤則是輿論。如果你對這類話題有興趣的話,不妨來讀讀小說,說不定會發現對於這些話題的想法其實是中西皆同呢。

註一:Macavity Award:也是為推理小說所辦,特色是獎座是一隻黑貓的樣子,典故出自T.S. Eliot。每年由來自世界各地的會員在四項領域中選出最喜歡的作品-包括最佳小說,最佳新人,最佳非小說及最佳短篇

【女雕刻家】-女生版的人魔

二月 23, 2006

thesculptress

簡介:

奧莉芙‧瑪汀,22歲,住在道林頓區列凡路22號,因弒母殺妹被判無期徒刑,法官將瑪汀形容成「喪心病狂的怪物」,說她對兩個毫無能力的婦女做出此種殘暴行為,罪無可逭–

「逆女弒母是最喪盡天良的犯行,姊妹相殘是天理難容的惡行;瑪汀對被害者屍體的殘害是無法原諒又野蠻的褻瀆,也將成為犯罪史上最邪惡的罪行……」

奧莉芙‧瑪汀面無表情的聆聽判決–

保持沉默,表示她真的是喪心病狂的殺人兇手,還是另有隱情……

渥特絲的第二本小說,也是得到1993年美國推理小說愛倫坡獎的年度最佳小說。

瑪汀大概是史上形象最醜陋的殺人兇手了-高大肥腫的身材,令人不寒而慄的外表,加上她是個女孩子。儘管外表十分不起眼,但作家蘿莎琳一見到她,就覺得她不可能是犯下弒母殺妹的兇手。這一切除了合理的證據,支持她的觀點最重要的,大概就是她一廂情願的腦筋了。

於是你可以看到蘿莎琳選擇性的扮演偵探的角色,對於一切對瑪汀有利的證據一律接受,不利的證據則視若無睹。甚至到了最後,連為什麼殺了人還要將屍體分屍也沒有多做解釋。究竟誰才是殺人兇手呢?恐怕除了作者本人之外,大家看了都要抱著一肚子疑問。

不過這本書比冰屋要好讀的多,也不用多重視角而以女主角蘿莎琳的觀點作為主要視點。情節緊湊,讓人拿起來就很難放下的書。

以下有牽扯到劇情,為影響閱讀樂趣,請看完書後再往下看:

我心裡有自己的猜測,或者瑪汀真的是兇手,而她之所以要佈下這一切,目的是為了要讓愛人的太太成為嫌疑犯。因為對方本來神志就不清楚,就算是被陷害也無法反駁,何況她的丈夫也未必相信她。不過如果沒有遇到蘿莎琳這麼自以為是熱心的人一直相信瑪汀,盡全力去讓她脫罪,瑪汀可能就要成為全世界最笨的兇手了。

【冰屋】-令人眼花撩亂的殺人事件

二月 21, 2006

2018730165546b

米涅.渥特絲是當代被稱為『克莉絲蒂接班人』 的謀殺天后之一,雖然說她的寫作風格更偏向約瑟芬.鐵伊-出道迄今出了十本書,本本風格不同。她以前三本作品就囊獲了大西洋東西岸的三大獎,【冰屋】是她的第一本作品。

摘自金石堂網路書店的介紹:

冰屋
 一具腐爛的屍體在一個廢棄不用的老冰屋被發現,冰屋產權所屬的宅邸是多年前男主人失蹤、甚至懷疑已被謀殺的家庭,如今住著飽受懷疑的女主人和她兩名女性友人——這個佈局乍看之下可以是傳統的古典推理,但走下去就完全不同了。

 首先,警察不同了,尋跡上門的警察不再是透明無偏見的破案機器,他們全挾帶著各自不同的私慾、目的、困境和對此案的奇奇怪怪想像而來,他們甚至不是合作無間、相互配合的團體,他們本身就持續發生著傾軋和衝突。

 然後,這三名奇怪綑在一起的女性和其子女,她們也不只是凶手候選人而已,她們似乎承受著某種宿命性的難言之隱,是同性戀?亂倫?對社會人群的虛無?……

先說書的內容,書介雖然簡單,但是實際上一具在冰屋被找到的屍體,卻牽連出好幾樁不同的案件。

作者在書中使用了多重觀點,幾乎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觀點,加上錯綜複雜的關係,除了讓人混亂之外,也不禁要懷疑作者寫作時是否天馬行空,隨想隨寫。這樣的寫法如果不是看在得獎的盛名上,大概在一半就要放棄了。加上翻譯的文筆只是尚可,時有錯字,實在不是很好的閱讀經驗。

渥特絲寫作時的格局很大,往往要到故事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時候,所有的事情才會稍有頭緒,然後再用剩下短短的篇幅來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我看了她的【冰屋】跟【女雕刻家】都是這樣。幸好我本來就不是嚴格的推理小說讀者,只要故事精采就好,合理則是其次。但渥特絲的故事到底精不精采則很難去決定。如果你跟著她的故事走,不去看路邊的野花野草,你能夠得到像坐了一趟雲霄飛車的驚險旅程;但如果途中你分心了,或者想去研究究竟兇手是怎麼犯案的,你可能會發現自己從來都沒有在路上得到什麼樂趣,反而得到一身疲累。例如作者在書中有仿效前人附上案發現場的俯視圖,但除了多出一頁空間之外,我還沒有發現它有什麼實際用途。

說了這麼多缺點,渥特絲的書是否毫無可讀之處呢?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的謀殺天后就不會得到那麼多獎了。

從全書來看,可以看到渥特絲其實是相當用心地去籌劃整個故事的,甚至有許多到後來重要的關鍵都是一開始就有提到的,或許是幾行,或許是一句話(讓人想到哈利波特),只是我們沒有像在看金田一漫畫一樣有驚嘆號做提示。但是故事的架構之複雜,牽連之細,如果不考慮合理性,實在叫人大呼過癮。尤其到後面,等到發現某甲的爸爸其實就是某乙的爸爸的哥哥的爸爸的表舅媽的外公的伯伯的時候,你才會對作者的佈局感到讚嘆(或者直接把書丟到水裡)。

另外喜歡冷硬派的讀者也可以大飽眼福。有人說渥特絲筆下的每個人物都像是史卡德。的確,書中的每個人物幾乎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去,而且在前面一定交代不清楚,作出一些不合理的行為,到後來才恍然大悟為什麼他/她會這樣做。然後一定會有一個男主角跟女主角,莫名奇妙地相愛在一起,渥特絲以前是寫浪漫史小說出身,也許是以前的職業病吧。

如果你喜歡看令人髮指的殺人故事或者玫瑰瞳鈴眼之類的肥皂劇,冰屋絕對能夠提供你一次精采絕倫的體驗。如果你是想要享受跟名偵探的鬥智,那末冰屋可能不適合你,因為講了幾百頁的故事,只是一場充滿人性黑暗面的鬧劇。

寫這篇評論之前,我看了不少網路上面已經有的評論。說真的被影響蠻多的,以後要找參考的文章之前可能要三思><

最有人情味的間諜-卜洛克的【睡不著覺的密探系列】

一月 17, 2006

勞倫斯.卜洛克是當代的偵探小說大師,他創造的馬修.史卡德,或者柏尼.羅登拔都是偵探小說迷耳熟能詳的人物。但是【睡不著覺的密探】系列雖然說是密探,但內容卻是不折不扣的間諜故事。

0010309202

伊凡.譚納是一個不太平常的平凡人。他曾參加美國軍隊,在韓戰因為炮擊的碎片破壞了他的睡眠中樞,從此睡不著覺。這點小缺陷讓他的時間變成一般人的兩倍。除了利用這些天上掉下來的時間來吸收各種各樣的知識,參加各式各樣的組織,他還誤打誤撞的成為了美國的祕密武器(詳情請看同名的第一集睡不著覺的密探)。從此以後他的生活就充滿著意外跟驚喜,當然還有美女的投懷送抱。

譚納的12體操金釵是這個系列的第三集,這回他要做的事更多了。一開始只是想要搭救朋友的情人到美國,但他沒想到要救的人一直在增加,包括一個從南斯拉夫叛逃出來的老人,一個是落難王室繼承人的小女孩。帶著這樣一行人到了目的地之後,赫然發現朋友的情人還有個妹妹,而她們所屬的國家體操隊又有10 個好姊妹都想要偷渡到美國!

簡單提一下內容,大概可以知道一下主角的個性。卜洛克筆下的人物似乎都是如此,像是熱心的雅賊羅登拔。譚納其實不需要達成所有人的心願,但是一旦他看到落難但眼光高遠的思想家,或者因為身分特殊而受到軟禁待遇的童稚女孩,更別提千嬌百媚的女孩們了,他就會覺得大丈夫有所當為。套用唐諾說的話(這其實也是他用班雅明說的「我發動武力搶劫,把這些句子拯救出來,讓它閃閃發亮」),卜洛克寫的不是傳統的減法冒險故事,而是加法的冒險故事。

什麼是減法冒險故事呢?像是007或者勒卡雷的小說,後者曾真正參與過情報工作。他們小說的人物是為了一個目的而存在的,而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周圍一切都是可以犧牲的,甚至是自己親人的生命。於是就像007到劇終的時候只剩下自己,或是聖鬥士星矢一定要靠星矢才能打倒最後大魔王一樣。但是譚納為了將所有人都救出來,只能捨棄簡單的路,不斷的冒險,簡直就是超現實的間諜故事。

唐諾也在『殺手』的前言中提到,卜洛克筆下的三個偵探:柏尼‧羅登拔、馬修‧史卡德、殺手凱勒這三個人簡直就像是同一個靈魂,只是卜洛克特意安排他們在不同的環境裡生長,導致三個不同的結果。這篇前言出現的時候睡不著覺的密探系列還沒有在台灣出中文版。現在對照起來,更像是卜洛克是用自己的性格來寫這些不同的系列,所以我們在他們中間看到似曾相識的感覺,也不至於太訝異了。

Crime Fiction,Detective Fiction跟Mystery Fiction的差別? Part.2

十一月 7, 2005

剛把文章po上,就看到神秘聯盟上的偵探小說名詞解釋也對於這些令人搞不清楚的名詞,有更深入的比較。相信對於Crime Fiction與Detective Fiction、Mystery Fiction之間差別有疑惑的絕對不是只有我。就算是Wikipedia上的Crime Fiction討論網頁上也有許多不同的意見。

基本上偵探小說名詞解釋上的說法跟我所認知的比較相同。另外有看到一個比較有趣的別名—Whodunit,即Who done it的縮寫,有時也用來當作黃金時代的推理小說代稱。

前面講的都是Crime Fiction跟Mystery Fiction的差別。至於Detective Fiction跟Mystery Fiction呢?照Wikipedia上的解釋,主要的差別是Mystery Fiction比較不限定一定是犯罪行為或者需要把壞人繩之以法。舉例來說,鐵伊的時間的女兒可能就屬於這種。但我的看法是,Detective Fiction是一定會有一個負責帶領讀者找出謎底的Detective,也就是偵探的角色。但不限定一定要是偵探,有時候是警察,有時候是老太太,有時候是路過的小說家。這樣的話時間的女兒反而是Detective Fiction,更何況裡面還有華生的角色。而Mystery Fiction則比較不限制一定要有這個角色,像宮部美幸的模仿犯,或者腦髓地獄這些書。(但模仿犯又更像Crime Fiction而甚於Mystery Fiction了)

不過這些名詞跟讀推理小說的樂趣都沒有關係就是了。如果有更多的資料再來寫個Part.3。(To be continued?)

Crime Fiction,Detective Fiction跟Mystery Fiction的差別?

十一月 7, 2005

本文同樣發表在我的wiki上。

這篇文章本來應該是叫做『看談推理(Mystery)與犯罪(Crime) (摘錄版)後感』

中正大學偵探小說研究社的個人新聞台上看到了這篇文章:談推理(Mystery)與犯罪(Crime) (摘錄版),其中有以下一段話:

現在歐美的出版市場裡,已經開始有人使用Crime(犯罪)這個詞來代表我們國內一般習慣稱呼的推理小說。不過,目前國內一般習慣的分類方法之
中,犯罪小說通常專指以犯罪者立場為敘述的作品,而不是前面提到的「以犯罪為探討主題」。也就是說,犯罪小說歸於推理小說之下;然而我這邊的說法卻恰恰相
反過來:推理小說只是探討犯罪的各種類型小說之一。畢竟我個人的確覺得,使用「犯罪小說」來泛稱目前所謂的推理小說,是相當貼切的。

或許從今以後,當您被問到「什麼是推理小說」這個問題時,您可以回答:「我覺得我們應該用犯罪小說來稱呼這些作品,只要牽涉到犯罪的主題,我們都會感興趣的—包括以解謎為主的推理小說。

我覺得偵探小說跟犯罪小說還是應該有所區隔。畢竟原始偵探小說的用意只是作者與讀者之間的鬥智,但犯罪小說應該更重視犯罪者的心理描寫。與其說偵探小說是犯罪小說的一支,不然說偵探小說體系下的冷硬派小說比較類似犯罪小說的形式。

不過看Wikipedia上的Crime Fiction、Detective Fiction跟Mystery
Fiction的定義,應該是Detective Fiction和Mystery
Fiction都屬於Crime Fiction這樣的形式。

Crime Fiction還包括:間諜小說、caper story、psychological suspense
novel、criminal novel (Novels told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criminals
such as The Godfather )。[1]

相關連結:

順便作個投票

你覺得把推理小說作為犯罪小說的一支感覺是?
很合理
不合理,還是有所差別
分不出來
其他(請在迴響中說明)

  

Free polls from Pollhost.com